首頁 > 玩轉內蒙 > 阿拉善 > 體驗 > 內蒙古古國志·居延海中的柔然古國

內蒙古古國志·居延海中的柔然古國

發布時間:2019-05-09 10:12:13 來源:內蒙古旅游網

【摘要】大漠深處的居延海,曾經誕生了一個帝國

數以百計的王朝、帝國在華夏大地上繁衍、壯大、生生不息。

而處于祖國北疆的內蒙古地區,則一直是游牧民族的樂土。

滄海桑田,千年變換。

作為橫亙在中原和塞北之間的長城——如今除了幾個箸名的景點之外早已冷落荒涼,無人問津。

歷史的進程將五十六個民族牢牢團結了在一起。

套用老版三國片尾曲的一句歌詞“黯淡了刀光劍影、遠去了鼓角爭鳴 ”。昔日間的戰火消散,而蒼茫的內蒙古大地上千百年來又誕生了多少曇花一現的文明古國。

這些,亦是中華民族的文化瑰寶。

當追憶,當銘記。

居延海2.jpg

“單車欲問邊,屬國過居延。征蓬出漢塞,歸雁入胡天。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
蕭關逢候騎,都護在燕然。”王維這一首傳唱千古的《使至塞上》中的“居延”即當今位于阿拉善盟額濟納旗的“居延海”。

相傳居延是匈奴語,由此可推論匈奴族的活動范圍曾經包括居延海。

在漢代時曾稱其為居延澤,北魏酈道元的《水經注》中又將其譯為弱水流沙,魏晉時稱之為西海,唐代起才將之稱之為居延海。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飲。”多為男女之間表達愛意的誓約,指的便是居延海。

因為古人以弱水舟楫難渡,又加之對于居延海關于流沙的神秘傳說,故以此名之。

相傳周穆王乘八駿至此,與西王母一見傾心、老子乘青牛出關,羽于此化登仙化仙而去。

霍去病出征匈奴、人困馬乏之際,在此飲馬,全軍精神抖擻,而后北擊匈奴八百里。

張騫出使西域、打通絲綢之路,居延海成了來往客商的落腳之地。

而公元4、5世紀統轄了居延海歸游牧民族成立的柔然國統轄。


柔然地圖.jpg

柔然,亦稱蠕蠕、茹茹、蝚蠕等。柔然當是后世翻譯。蠕蠕的名號還是當時當時與柔然打的不可開交自詡為華夏正統的北魏太武帝拓跋燾親自賜名,他認為柔然人智力低下,有如蟲蟻,動作有如蠕動一般……至于啥蟲子蠕蠕而動,大家自形想象,總之太武帝可謂起名黑人之始祖。

居延海當時便在柔然的統治之下,柔然帝國極盛之時版圖幾乎涵括了如今的內外蒙古,后來內憂外患中消失于歷史的塵埃中。唯有蒼茫的居延海無言的訴說著曾經的壯麗輝煌。

有唐以來,有不少關于居延海的描寫,可見,當時居延海是屬唐轄地。

居延海面積蕞大時約2600平方公里,碧波萬頃,鷗鳥云集。

可是數十年前由于土地沙化以及其他天氣的變化,一度接近干涸。

自2001年起,國務院決定將黑河流域綜合治理作為西部大開發重點生態工程,用三年時間建設配套水利設施,調配足夠的水量流入下游,使日益惡化的居延海周邊和額濟納旗綠洲生態得以有效恢復。

如今的居延海湖濱密生蘆葦,馬嘶雁鳴。入秋時節蘆葦接天,流水如鏡。

居延海不僅是內蒙古深處的別樣風景,亦是承載著中華民族文化記憶的人文勝景。

去居延海蕞好的時節當是深秋。在落日下看胡楊,閉上眼聽鳥鳴。在原野的風中感受歷史的厚重、空靈的寂靜……

胡楊林.jpg



文:照我無眠

圖:花瓣網、潑辣有圖

圖片旨在分享交流

不涉及商業用途

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上一篇:“上帝畫下的曲線”巴丹吉林 下一篇:蕞后一頁

    收藏

我來說說:

广东十一选五做号软件